leterin

耕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

“我还没有枯萎吧?还没有吧?”

你问我问。 
 

于2016年10月。

小二和缺心眼儿

        小二要跟缺心眼儿分手。
        约好了见面,带了刀出门。
        「一刀毙命,」小二想,「长痛不如短痛。」


        没能如意。
        一刀下去,缺心眼儿的衬衫立即被血湿透了。但缺心眼儿没死,也没流泪。
        可是小二哭了。「第二刀会更痛的。」
        第二刀缓缓地,刺了进去。
        缺心眼儿还是没死,也没流泪。
        小二看着缺心眼儿的眼睛,扎了第三刀。
        缺心眼儿眼眶红红地说:「小心手。」
        哐啷一声,刀掉地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缺心眼儿跟小二住到了一起。
        小二有一点好,从不跟缺心眼儿吵架。但就是总拿后背对着缺心眼儿。
        有天缺心眼儿打了一头小鹿回来。「给,你的最爱。」
        小二正在修眉,没回头。「嗯。放桌上就可以了。」
        「我还带了一个坏消息。」
        小二的心提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「我失去了我的猫,唯一的那条。」
        小二的心落了下去。「失去猫没关系,再找就可以了。」
       缺心眼儿从背后环住小二:「从今天起就剩我跟你了。」
        小二慌了,忙说:「不要。」
        打开门要往外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「为什么!」缺心眼儿拉住小二,把小二的正面扳过来。那时缺心眼儿已经一年多没有看到小二的正面了。
      「我曾多么渴望得到你的心!」 缺心眼儿朝小二心脏猛扎三刀。
        咔呲,咔呲,咔呲。 缺心眼儿愣住了。
        没有血,干干的。
        「是这样的。」小二帮忙把自己的心掰开来给缺心眼儿看。
        像是两瓣干掉很多年的葫芦瓢,有好几块脆化了的囊,还有一团一团纠缠在一起的细丝。
        缺心眼儿哭了,泪水落到了小二的心上。那些囊变成了黏糊糊的一团。
        「要找一颗有血有肉的心很难,」小二安慰缺心眼儿,「你尽力了。」
        缺心眼儿哭着说:「我不想你走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小二终究还是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走了很远很远,最后遇到了一个果园,把那颗干掉的心埋在了一棵柚子树下。
        「但愿不要有狗过来滋尿,」干干的心自己想,「不过来了也没办法。总是不能如意的。」

工作两年来第一次开起PS画点东西,想画一个童年经常想象的场景。

一游泳池白色糊糊,一架红色的滑滑梯,头顶星空。

结果画出来却是这个样子的。


其实也不是不得意。

第一次会用钢笔和渐变,也终于能配出不让人讨厌的色。

虽然也是些流行的配色,

“虽然技术含量不是很高。”


其实甚至是有些洋洋得意的:“诶我不是做这一行的,可是我会画画PS也。”

而对于“画得不够好”这件事,我又常常躲到“毕竟我不是做这一行的,能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”的壳儿里安慰自己。


其实也是有意不选择那条路的。

高二高三谈论志愿,我斩钉截铁地说:“我才不选设计。把兴趣变成自己的工作,会烦的。”

但我知道自己是不敢。抱着爱去做东西,万一做糟了,比把没有爱的东西做糟了更糟。

我深知自己的能力就到那里,真做下去,会做糟的。


现在的工作呢,跟设计半毛关系也没有。

做得也不算太好,但我很愿意把它做好,也挺乐在其中。


闲下来就开开PS画个小画吧。

依然是很爱的。


那条没有走的路,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更迷人。

可是现在选的路我走得很开心了。(真的吗?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回头看看这篇觉得挺羞耻的,不过也算了不删啦。坦然面对黑历史?

“你!”“不忠!”“不洁!”“愚钝!”“不自量力!”

闭上眼睛,冷不丁有这些词语砸过来。

眼冒金星,睁开。

字像泡泡一样一个一个破掉。

啵,啵,啵。

好久不见

好久没来。看到喜欢的东西想点个赞都得找半天按钮在哪里。

这里还是我离开时的那种氛围。


下班路上想到有两件要在这里讲的事。同时希望f能看到。

是的是的,有一个预想的受众。


打开,登入,还是没有发。

过不了自己这关。


抛开预想受众的眼光,来说另外一件事。


不,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离开了眼光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被眼光灌溉长大的人。

爱拔拔问东山桑:怎样才能很快地交到一个朋友呢?

东山桑说,还是不要着急地抱着“想跟你交朋友”的心态跟别人交往比较好,人本来就是孤独的啊。


和小C是室友。至今一起住了两年半。

吵过架 冷过战

没有任何共同爱好

却是朋友:)


常常开玩笑开到一方突然认真起来变成吵架

或者吵架吵到一方笑场变成玩笑


还有同是室友的 夹在中间很为难的小D


所谓的羁绊。



两年半。明白了一件事:

语言 尽管它的力量很大 有时能成就一段关系 更能毁掉一段关系

却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。


突然在这里写下这段话。是因为这4个月前送给小C的生贺

今天她突然对我说 其实很难看……

靠。


写于4月

一直想做的星空实验画~

做完觉得整张画 那构图 那脑浆 都眼熟到不行

btw,星空是度娘来的。

给小e的小画。

把你画得这么土肥丑 应该送给你才是 希望你能懂```